金沙彩票官网_金沙彩票官网 首页

我办事你放心赶紧吃多叫上几个弟兄

 
    “不知道马大当家的在平常有什么爱好没有?”
 
    马风云眨眨眼睛仔细的想了想,和女人困觉算爱好吗?他下意识的就朝着回到了座位上的顾铮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哦!”又是顾铮主动的接了话:“哦,你说我们大当家的啊,爱好倒是没有,不过愿望倒是有一个。”
 
    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是一辈子别洗澡啊!我跟你说啊,这一次是他坚持的最久的一次了,足足有一个月没进澡堂子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我跟你说,我可是看着我们大当家的从小长大的啊,这小子平时也不怕水,但是就是不愿意洗澡,他一直认为不洗澡就能带上属于自己的气味,他常常骑着的马儿,就能凭借味道从老远的地方寻着味的找到他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陈将军,你说好笑不好笑,我们大当家的是不是一个相当直率且有趣的人啊!”
 
    “哦,还有啊,刚才在议事大厅里,马大当家的扭来扭去的那可不是对你有意见啊,那是因为这些天没洗澡,可能和他那匹马一起染上跳蚤了吧!”
 
    ‘嗖!’
 
    顾铮这句话的话音刚落,坐在大当家左手边离他还挺近的陈康,一蹬腿就站起来了。
 
    桌面上的三双小眼神,就这样两双诧异,一双了然的望向了陈康青白的都有点扭曲的脸。
 
    “这,这是咋了?”
 
    “呵呵呵…”
 
    副官:长官?你让我怎么接话?这事我没办法替你圆过去啊。
 
    “怎么?陈将军?你这是要起来敬酒?哎呀太客气了太客气了!”
 
    这时候连大当家的都看出来了,啊哈,顾叔果然能人啊,连这陈小子的弱点,都给抓住了啊。
 
    马风云十分配合,笑哈哈的就捧着酒碗,接着话茬的往陈康的身边凑了过去。
 
    在陈康的眼中,此时的马风云他的身上宛若冒着臭气与黑烟的集合体,五百多只跳蚤与臭虫正在对方的身上欢声笑语。
 
    那还算整齐的对襟袄子,现如今也变得油腻腻的面目可憎,马风云那多毛的面庞,也仿佛隐藏着名为污垢的恶魔。
 
    “马大当家的…”陈康脸上的表情都已经转成了惊恐,后边如同即将要被强奸的少女般你不要过来的台词,就要从嘴中吐露出来的时候,这个小宴客厅中突然就响起了禀报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报!”
 
    “进来!”
 
    “大当家的不好了,趁着帮里的兄弟们中午吃饭的空档,那些在咱们营寨中等待处理结果的地主老财们,已经私自的找到涂飞关押的地点,利用大家都把他们当自家人的便利,就闯了进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有什么的?那个地牢里本就没有旁的犯人,想来那群老头们也闹不出什么出格的大事来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啊大当家的,那个老赵头非要和涂飞决斗,再加上看守牢房的就一个兄弟,他们人多势众的,我们这边还不好下手啊。”
 
    得,这群猪队友!
 
    就像是黑暗中看见了曙光,就像是狂风大作上的海面突然出现了指路的灯塔。
 
    听到了如此的对话的陈康,在内心中是泪流满面的,他赶紧就以最善解人意的态度,对着转过脸来一脸歉意的表情望着他的大当家的,说了如下的话:“大当家的,既然贵帮有急事,那我等也不适合再继续叨扰了。就此拜别吧。”
 
    “别啊!”此时的顾铮还是满怀着诚意予以挽留着:“这多不合适啊,陈将军难得来一次我们甘省,宴席尚未过半,我们大厨的拿手好菜还未上桌,却因为我们的原因让你提前离开。这不符合我们威狼山的待客之道啊!”
 
    “你看后边的油炸蚂蚱,那都是由我们营寨中的兄弟们在厕所边的草丛里亲自捉的,还有那红烧大肠,那叫一个香啊,清洗的时候不用撸上三遍那么仔细,不干不净的就吃个香臭的味道。哎呀..”
 
    ‘呕,告辞!山水自有相逢!’
 
 55 地牢
 
    陈将军捂着嘴就夺门而去。
 
    再说下去,非要在这里吐了不可。
 
    一,是因为顾铮为了显示亲近,那过于贴紧他的嘴巴,一股大蒜与韭菜混合的难以名状的味道就扑面而来,二,则是为了刚才的描述,对于陈康来说,大肠这种脏器为何能入得了口,都是难以想象的。
 
    看着匆匆而去且带着虚弱的陈康的背影方向,直到传令兵过来禀告马风云,八匪已经急行军一般的撤离了之后,宴客小厅中的顾铮才与马风云互相对视了一眼,心有灵犀一般的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顾叔,我真是服了你了,您老人家是怎么想出这么损的主意的,不费一兵一卒,就将这个大麻烦给送走了?”
 
    “无他,心细耳。”得,这位还跩上了。
 
    一旁负责通告的小帮众,则茫然的摸了摸脑袋,提醒厅内这两个笑的癫狂的人:“大当家的,您还没告诉我,怎么解决赵老财那事儿呢?”
 
    对啊,才打发掉了一个,还有一个和牛皮糖一样的家伙,还贴在威狼山的背上呢。
 
    听到了传令兵的话语,马风云下意识的又看向了顾铮,却发现刚才还在他身边的顾叔,已经在席面上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哎?还愣着干嘛?都过来吃啊!这么齐整的席面,浪费了可惜了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顾叔,你不是说..”
 
    “嗨!那些话都是唬那个陈司令的啊,这威狼山里还有人敢给马大当家的吃加了料的饭菜吗?我办事你放心,赶紧吃,多叫上几个弟兄,这样的好东西可不能糟蹋了!”
 
    这是曾经下乡时的物资匮乏后遗症又犯了。
 
    “可是那地牢中的涂飞,顾叔打算怎么办?赵老财那帮人别看现在一个个装的乡绅之流的。那年轻的时候也都是甘省的狠角色啊。”马风云看着那自己都很少吃到的蒸羊羔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却还依然保持着一个大当家所应有的责任感。
 
    在桌子上担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嘛。等他认清了形式,变得老实点了,才有利于我们后期的计划。”
 
    顾铮说的笃定无比,仿佛成竹在胸般的让人信服。
 
    本就不是喜欢多琢磨的马风云也就将心放了下来,黄大仙的通灵人都这么说了,那自己还担心什么?
 
    吃好喝好!
 
    热热闹闹的上菜还在进行,只有在后厨听到了陈将军一口饭菜未动就匆匆离去的马大疤瘌,朝着房门外恨恨的啐了一口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缅怀自己那逝去的菜肴,还是愤怒与客人的不懂欣赏。
 
    残羹冷炙,酒足饭饱。
 
    顾铮打着饱嗝,晃晃悠悠的就跟在了大当家的身后,朝着威狼山的地牢而去。
 
    这是连原主顾铮,都没有来过的地方。
 
    匪类不善,虽然现在的马匪是做着商路押镖的生意,但是在威狼山起家的时候,也和甘省中大大小小的不下十几个势力交过手。
 
    当初之所以在营寨规划的时候要建设这个地牢,归根究底,也是为自己私底下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时候,所准备的。

相关阅读